千赢国际|官网 > 文史

回望朗色村

张文恒 发布时间:2018-05-15 09:47:00来源: 千赢国际日报

朗色村,坐落在雅鲁藏布江与尼洋河的交汇处,被缓缓的江河水缠绕着,曾经是著名的“小岛村”。

然而,如今的朗色村,已不见踪影,已被大多数人淡忘。

在那春风宜人、桃花盛开的时节,我们一行四人跟随利珠大哥乘坐一只牛皮船,来到了朗色村。

目之所及,朗色村的树还是那些树,草场还是那一片草场,就连通往村庄的那条小路两边的荆棘围栏虽已腐朽不堪但仍然依稀存在。唯一让人惋惜的是这个村庄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一块块屋基上凌乱的散着残垣断壁,过去一块块肥沃的土地已是杂草丛生。村庄原址正中的位置,两个歪歪斜斜的牦牛帐篷顶上冒出丝丝炊烟。

站在废墟上感叹,已经找不回朗色村过去的生机与活力,已经感受不到朗色村人声鼎沸、鸡犬相闻的热闹场面。只有崭新的五彩经幡在随风飘动,飘荡出噼里啪啦有节奏有旋律的响声。

朗色村何以沦落到这步田地?话还得从二十年前说起,那是一个难忘的日子,1998年夏季的一天,早晨起来,洪水已进家门,鞋子、衣物、生活用品在屋内飘来飘去,粮食已被洪水浸泡,整个村庄一片汪洋。天刚蒙蒙亮,朗色村就陷入恐慌状态,老人小孩困在楼板上,不知如何是好。

眼看洪水在慢慢上涨,老百姓的心越来越着急。

在人民群众有困难的时候,人民解放军总是挺身而出。大约4个小时后,一艘“大型”物资运输船缓缓驶进朗色村,解放军来了,群众有救了。

只见100多名解放军战士分头进村入户,救灾先救人。

战士们有序将群众一一扶上船,然后再把群众家里的粮食和生活用品一一搬上船,并按户头摆放整齐、做好登记。

战士们英勇顽强,奋力拼搏,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洪水湿透衣背,天黑之前,硬是将朗色村的人员、粮食和生活物资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

还能在这个村庄住下去吗?关于这个问题,朗色村的群众在想,政府的工作人员也在想,部队官兵也在想。

那个夏天过后,洪水消退,村民们陆续回家收拾残局,重新布置温馨的院落,可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村民家里的小麦、青稞纷纷发芽、长苗,此情此景,令人伤心。村民们揣测:我们的村庄可能留不住人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政府工作人员多方做工作,帮助该村15户人家、近80人分流搬迁至就近或稍远一点的曲古、米瑞、嘎玛、布久、米林等村庄居住。

搬迁那天,大家依依不舍,人人含泪告别这个他们曾经有五代人生活的小岛村。

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搬迁到河对面邦纳村的利珠大哥邀我来到朗色村的制高点上,他指点江山似的讲述朗色村过去和现在的故事:

搬迁近二十年来,大家都想回到这个曾经其乐融融的小岛村,特别是年龄在60岁以上的老年人,他们回村愿望十分强烈。他们割舍不掉的是那和谐相处的真情实感,是那无需闭门出户,相互信任、相互照应的一家亲氛围;他们留念的是那一家有事人人上前,全村共患难的心理安慰;他们怀想的是那庆贺丰收或亲朋好友远道而来,夜里以歌舞方式敬茶敬酒到天亮,人不疲乏的精神状态……

或许是大自然和人们开了一个玩笑,在朗色村五代人居住的岁月里,虽然曾经有过水灾,但每户人家房屋进水也不过三四十公分,人们搭根木板、垫块石头就能串门。为此家家户户都在粮仓里搭建一个五六十公分的高台,以便囤储的粮食不被水淹。农闲时节,全村男女老少齐出动,修筑防洪挡墙,洪水一旦来袭,每一次都能派上用场。可是,98年那场洪水,玩笑开大了,直接把人们赶上楼、逼上树。

群众搬走了,村庄不存在了,近二十年来,这里风平浪静,没有洪水搅扰,平安无事。

为了拾回过去的欢乐,为了寻觅小岛村的那份欢快,每年工布节,村民们都会从不同的村庄相约返回朗色村过大年,每家每户带着年货,身着盛装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在那保存完好的白塔煨桑炉前,互献哈达、互敬青稞酒酥油茶,庆贺一天一夜,唱不完的歌,跳不累的舞,永不停歇的响箭比赛,诉说不尽的情谊。这样的尽兴聚会和祝福,有人喝醉,有人迷茫,有人回味。

说起这个村庄的歌舞,是出了名的。过去那些时光里,每一年春播时节,家家户户都把自家土地耕作完毕后,还要择吉日播种。就在播种那天,村里的人都到现场排队集合,统一着盛装,统一播撒种子,而后就是喝酒、唱歌、跳舞。种子刚刚下地,就要庆贺秋天有好收成。通常是一整天的欢畅,不难看出,农民朋友们对自己的未来多么自信。

牛皮船,对于这个村庄的村民来说,就是出行的交通工具。当年,这个村庄每家每户都有一只牛皮船,到乡里或县里去开会,别人是开着小车去,他们是划着牛皮船去。出门走亲访友或到地里耕作,天黑了也要划着牛皮船回家。村庄周围都是水,村民们天天水里来水里去,划过缓缓的河面,搏击波涛汹涌的河段,早晚都与水打交道。用村民们的话说,这是大自然对朗色村的眷顾和庇佑。

顺着利珠大哥手指的方向,一大片树林浮现在眼前,索性朝着那个诗意的地方走去,三人合抱、四人合抱的古柳健壮肥硕,比比皆是,柳芽刚刚露出尖尖角,花絮挂满枝桠,令人感叹不已。

在古柳林的南侧,是一棵参天的大桑树,在过去那些难忘的时光里,桑葚成熟时,大人小孩都会上树采摘果实,整个收获季节欢声笑语,不亦乐乎。如今,待到桑葚缀满枝头,树冠上只有群鸟光顾。

不知不觉,来到了另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土地上,有的土地上已悄然冒出青稞苗、小麦苗,有的可能是村民搬迁较远不便返回种植,熟地已变成了荒地和草场。利珠大哥家的宅基地旁的几棵核桃树,已无人问津,可是每年依然硕果累累,收获不小。

南边那块平坦的草地上,实则为过去的良田,已荒芜近二十年,地中央只有两棵山楂树紧紧地合抱在一起,从它们的根部生长出大大小小一连串的千赢国际木瓜树,恰逢粉红、鲜红的木瓜花绽放,十分招惹人的眼球。看似干枯的树枝簇拥着,枝头上却绽放鲜花朵朵,到底是春风的吹拂,还是江河的滋润,无不令人感叹生命的顽强与神奇。

一路上,我们两次乘坐牛皮船,经过七个牧场。带路的利珠大哥一次次为我们开启柴门,有的柴门要把捆绑的铁丝拧开,有的直接拿下挂钩,有的反扣着的,有的要撤掉圆木方能进出。每户人家的柴门开启迥异,感叹牧民的智慧。

两个小时的转悠,汗水已湿透衣领,站在朗色村的废墟上,再也感受不到朗色村过去的灵气,更多的是孤独、寂寞和失落。然而,对于一个写作爱好者来说,我却从另外一个层面收获很多很多。

淡然而遇,随意而行。回望朗色村,蓝天白云下,感受云卷云舒,多姿多彩。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千赢国际|官网”或“千赢国际|官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千赢国际|官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四十二年地覆天翻

    多少个夜晚,彻夜难眠;多少个春秋思绪万千。羊卓雍湖之水,羊卓雍湖岸之山,羊卓雍湖波光明媚的曲线,驱使我重返故地,令我神往。2018年之春,万物复苏,阳光灿烂。[详细]
  • 千赢国际老兵

    W020180403401023456811.jpg
    随着通信方式的不断变化,微信已经成为人们日常交流的基本方式之一。曾经的千赢国际空军老战士也建起了自己的“千赢国际空军老战士群”——在这个群里,活跃着一拨老兵。[详细]
  • 阿久尼尼

    timg (1).jpg
    阿久尼尼,阿久是哥哥的意思,尼尼是亲人和朋友对他的爱称。阿久尼尼是我工作上的第一个老师。那时候,他是乡里的会计,我是乡里的林业技术员。[详细]